返回首页
幸运五分彩 > 幸运五分彩彩票 > 第八十五章 人类是无法互相理解的!

第八十五章 人类是无法互相理解的!

    “我是说啊,那些丧尸都是靠声音来行动的,平时就是瞎子……说起来,你们就没一个人发现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吗?”夏冉有些奇怪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谁谁……谁会在这个时候有条件去测试啊,它们就这样拼命的冲过来,光是怎么应付它们就已经费尽力气了好不好?我只要认真起来的话,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粉发双马尾下意识的又想要炸毛,但是紧接着反应过来,强行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因此完全没有了那副怒气冲冲该有的气势,反而像是严重心虚,底气不足的样子,就如同猫咪张牙舞爪一样,任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威慑力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从灾难发生直到现在,他们还真是没有确定这件事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一群学生,能够在毫无征兆就爆发了的灾难之中活下来,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,即使是大脑还有心情思考,也多数都被联系不上的家人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想法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是恐惧、慌乱、害怕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下意识的胡思乱想……再加上之前对上死体丧尸的时候,他们也总觉得那些怪物似乎行动自如,一旦发现了目标立刻就无比精确的扑上来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,那群怪物居然是没有视力,纯粹靠听觉来捕捉外界动静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问题也不大,很多时候,危险完全就是自己造成的……只要不被直接包围住了,其实都还有机会脱身,很多人根本就是没搞清楚形势,或者在关键时刻被吓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冉叹了口气,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,这些死体丧尸终究不是《僵尸世界大战》里面的那种,转变速度特别快,身手敏捷到好像是狼人一样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在地形狭小的地方被包围,在空间狭窄的室内被堵住,那么其实就没有太大的问题,手脚灵活的靠走位,体力不够慢慢走,不要作死到就在丧尸身边擦过去,保持一定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——那么就什么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很多人死得冤枉,不知道声音是关键是其一,越是惊恐就越是慌乱大喊,结果就是引来了更多的死体丧尸,彻底葬送自己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其二就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,有人在危机到来的瞬间肾上腺素爆发,也有人在受到极度惊吓的时候,那一瞬间身体是不受自己控制的,大脑有一瞬间会一片空白,腿都是软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看到一条恶犬狂吠着冲上来,都会站在原地,身体僵硬动弹不得,更加别说是那些浑身血肉模糊,张开血盆大口,往常只会出现在电影荧幕上的经典食人怪物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在现在的这个时代,大部分人如果不是生活在战火纷飞的国家地区,那么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“战士”的经验与觉悟。

    所以在危机突如其来的爆发的第一时间,少数人活下来了,大部分人却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问、问题不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问题不大了,它们又不是蝙蝠,虽然听到了声音,但是其他方面都是垃圾,根本就无法做出有意识的思考……看又看不见,本能的就会走直线。”

    夏冉理所当然的点点头,也不介意给这群人多透露一些关键的情报,这是他之前经过观察确认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除非就在楼梯,不然的话,能够从上面一层下来,或者从下面一层上来的丧尸始终是少数,大部分可能连教室都走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就是,它们已经无法思考了,没有过滤声音的大脑机制,可以迅速的进行智能分辨,确认什么才是真正的猎物发出的动静,所以很容易被误导。

    就连其他丧尸发出的低吼,走动的声响,都会吸引它们过去……说实话,这个特点灰常合理,也算是这个世界的人类的幸运了。

    原剧情之中,这群人就这样子一个劲儿的在教学楼内折腾,却没有被大量丧尸围堵住,最终导致饮恨团灭的原因,估计就是因为这样。

    楼层与一个个教室、办公室的房间,很好的分割了死体丧尸的群体数量,每一层他们需要对付的死体丧尸都是很有限的,只要控制好距离,阵容之中有几个近战,还有远程就非常稳了。

    “它们不会有意识的主动找路下来吗?那、那样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平野户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而那个被他搀扶着的脸色苍白的男生,也是下意识的举起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用的是骨折了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于是一瞬间,他额头上的冷汗肉眼可见的变得更加多了……也就是旁边的胖子眼疾手快,连忙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,才没有让他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虽然明白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,但是知道了那些东西靠声音来行动,与不知道这件事完全就是两码事,他们现在真是恨不得就连呼吸心跳的声音都可以直接停止。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可能也会出一些小意外,譬如说在楼梯的丧尸顺着路就下来了,而它发出的动静又将上面附近的丧尸拉了出来,跟着一起走到了楼梯,找到了道路,然后发出的声响又将更远一些的丧尸拉了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夏冉摇了摇头,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,尸潮往往就是这样出现的,并不是所有的丧尸都发现了什么,它们之中的大部分很有可能只是被同类的声响吸引了,所有向着同一个方向进发。

    就像是滚雪球一样,结果就是越积越多,庞大汹涌的丧尸群就成型了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?”那个满头冷汗的男生脸色煞白,眼神惊恐的低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明智之举。”夏冉笑眯眯的说道,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,举起手中的手机来,“对了,你们能不能站在一起,让我拍张照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没有心情拍照留念,让夏冉感到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难道是嫌弃自己太不专业了吗?可是这也没有办法啊,这年代的智能手机还真是一言难尽,大不了自己之后专门找个专业的照相机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很是惋惜的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夏冉同学,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走吗?”毒岛伢子深深的凝视着他,似乎试图最后做一次努力。

    “不了,用不着担心我……倒是你们现在有机会离开就尽快离开吧,人类可是很脆弱的。”夏冉微笑着摇摇头,若有所指的这么说道,提前给这群人透露一些微妙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哼,你在说什么傻话,好像你不是人类似的……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想要留下来,但是既然观察到了这么多的东西——”

    高城沙耶满脸不爽的说道,看上去她对于这个无法沟通的家伙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应该也知道,那些家伙已经不是人了,而是怪物……你最好还是不要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指望了,带着……带着别人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才是正确的,不要去做什么傻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加低沉了,表情阴郁的别过脸去不再看着夏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夏冉敏锐的察觉到周围所有人看着自己的目光,都在霎时间变化了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恍然大悟!

    同情悲悯!

    大概就是这个样子,他们纷纷明白了什么似的,用同情与悲伤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失心疯的家伙……难怪这家伙似乎与这个糟糕的末日场景显得格格不入,原来是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那么之前的一切没心没肺的行为,似乎也完全可以解释得清楚了——即使这个人的表面看似非常的平静,但是在那种笑容之后一定是压抑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与波澜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那种常人的愤怒、绝望、悲哀、苦痛,就是表现得非常的宁静,却让他们在脑补之后,感到了更加难以言喻的悲伤与同情……大概是失去了什么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吧。

    大概也就只有这样的理由,才能够解释为什么这个人不愿意跟着他们离开,为什么没有一点儿的紧张感,还有心情和别人开玩笑——因为一切异常行为的背后,其实都只是他在麻痹着自己,那平静笑容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某种疯狂……

    夏冉终归没有点出读心术,也没有办法瞬间分辨那么多复杂的情绪,所以他只是歪了歪头,缓缓的打出了一个问号,这群人到底是明白了什么?

    算了,反正应该也不关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剧情角色,但是刚刚的那个男生已经证明了,救一个人就有100积分……在当前击杀死体丧尸没有任何积分进账的情况下,他貌似暂时只发现了这么一个刷分途径。

    而本来想要救的那个剧情角色,现在不在队伍之中,看上去是早就已经领便当了,因此他打算先改变一下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它们是怪物?或许吧……不过不要太相信表象,你们又怎么确定,我就不是怪物呢?”

    夏冉语气轻松的这么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好了,如果想要离开的话,就抓紧时间吧,天黑之后对你们这些人类可是非常不利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我说你啊……”高城沙耶又气又急的瞪大眼睛,正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毒岛伢子却是直接上前一步,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祝君武运昌隆……夏冉同学,如果你已经下定了决心,那就放手去做吧!”

    “诶?哦,谢谢你啊……”夏冉愣了一下,难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?

    他有些疑惑,而在这个时候,众人却都用一种悲伤同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然后陆陆续续的走出教室了。小室孝和宫本丽两人更是好似想起了什么糟心的事情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那个粉发双马尾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毒岛伢子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高城同学,就这样吧……替男人守住尊严,是女人的矜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尊严啊!这根本就是去送死!”

    “高城同学,你不懂的……明明是在笑着,但其实已经哭得比任何人都要惨烈……他已经做出了决定,我们要尊重他。”

    声音逐渐远去,只剩下夏冉自己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教室之中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他歪了歪脑袋,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一脸的困扰,自己刚刚说的应该是日语吧?为什么总觉得好像互相之间的交流出了问题呢?

    (ps:又一年过去了呢……元旦快乐)
返回首页